“直播相亲”明码标价背后,是2亿单身男女的隐痛

  • 时间:
  • 浏览:142
  • 来源:MIP建站系统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快刀财经(ID:kuaidaocaijing),作者:朱末,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眼儿一闭,再一睁,春节的脚步近了。

和轰轰烈烈的返乡阵列一起抵达战场的,还有气势汹汹的催婚大军,事业可以不成功,生活可以不精致,但婚不能不结,这是父母辈眼中的“真香”。

据国家统计局和民政局最新统计,我国单身人士已达2. 4 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7.3%,且结婚率逐年下降,由 2013 年的9.9%降至 2018 年的7.2%,创下十年新高,第四次单身潮正面袭来。

另一个值得玩味的现象是,38%的单身男女首次相亲年龄不足 23 岁,24%的单身男女为23- 25 岁,相亲的主要玩家已迭代到 95 后,六成单身人士相亲已超 8 次。

庞大的单身人口数量为婚恋交友市场提供了巨大的刚需,但“日益老迈”的相亲平台远不能满足新生代的情感诉求,观念差异倒逼革命,直播的风靡、下沉市场的蓝海,以及单身群体的消费潜力,三者相遇,碰撞出时髦的“直播相亲”。

这种看似解决社交缺失的新模式,却也经不起太多考验,不过是换了更隐蔽的“鄙视链”,进聊天室需要花钱,加好友需要送礼,很多人在费心打赏完自己“搬砖”来的辛苦钱后,空余梦幻泡影。

你想好好谈恋爱,但别人更想从你身上榨取商业价值,为爱相亲的幌子下,本质还是一场金钱交易。

01、婚恋平台的嘴,骗人的鬼

“为了爱孤军奋斗,早就吃够了爱情的苦,在爱中失落的人到处有,而我只是其中一个。”

脱单难,难于上青天。据最新《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显示,中国流动人口已达2. 36 亿,其中 80 后比例为35.5%, 90 后比例为24.3%,不稳定的生活状态使得找到对象的机率更加渺茫,当代青年幡然醒悟,靠自己真的谈不上恋爱。

互联网的兴起恰逢其时,其不仅能超越时空界限,拓宽交友范围,比起传统的熟人介绍,效率更高,体验更佳,世纪佳缘、珍爱网、百合网等老牌婚恋网站正是借此东风强势崛起。

最开始的婚恋平台并不要求会员身份注册,学历、财产认证信息也是自愿填写,平台只负责审核,开放自由的环境下,婚恋网站一片欣欣向荣,在未打任何广告的情况下,世纪佳缘的注册人数一度自然增长到了 30 多万人。

变化在潜移默化中发生。想走流量路线的婚恋网站们很快撞到了南墙,婚恋本身是一种低频行为,凡成功配对的,则不会变成回头客,一旦“注水”能力弱于“放水”能力,势必迎来致命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无法规模化盈利,只好在单个会员价值上下功夫,从选择这条路开始,婚恋网站的吃相越来越难看。

美名其曰的“免费交友”成了糖衣炮弹,注册账号后,系统会根据你的信息进行匹配推荐,若不充值,就无法查看谁访问了你的资料,也无法向心仪对象发送信息,单项服务费用通常在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

线上会员服务仅是收割的第一步,之后便会有销售人员以电话、短信等形式,不厌其烦地鼓吹办理线下“一对一红娘服务”,将你引到线下门店。

会员分为两个标准,一是普通会员,时间为 3 个月、半年以及一年,收费标准通常为 6000 元、 8000 元和 10000 元;其次是VIP会员,收费高昂,按照 3 个月、半年以及一年的收费标准分别为1. 8 万元、2. 2 万元以及2. 5 万元(该数据取平均值)。

这种“定向狩猎”的盈利模式愈演愈烈,每年关于婚恋平台强制消费的投诉高达几千起。有网友爆料,自己怀着“体验一下”的心态来到指定门店后,非但没有见到短信里约好的相亲对象,反而被关在一个狭小的密闭隔断间,进行了长达三四个小时的洗脑式营销。

▲用户投诉

拒绝当场交钱后,红娘要求其刷信用卡,套花呗,反复诱导下,网友精神濒临崩溃,含糊不清地签了字。

事后发现,合同中存在霸王条款:“在合同生效后,提出终止合同的,提出终止的一方应承担违约责任,甲方提出终止,缴纳的服务费不予退还。”此条款直接剥夺了用户退单的权利,等用户清醒过来时,已为时晚矣。

比套路更可怕的是骗子们的“大行其道”。 2017 年的“苏享茂翟欣欣”事件仍历历在目,在整个相亲过程中,红娘不仅未透露翟欣欣的真实身份,甚至遗漏了其有婚史这一重要信息,这才让翟欣欣这样的“婚骗”得逞,酿成惨剧。

同时,亦有专业诈骗团伙混迹其中。广东省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受理过这样一起恶性案件,被告人用年轻男子的生活照片冒充本人,分别在多个婚恋平台注册多个账户,并按照剧本骗取被害人钱财,平台负有监管缺失之责,更暴露出婚恋平台在审核机制上的不作为。

浮华散尽,人心渐冷,口碑崩塌的婚恋网站难以为继。 2015 年 12 月,百合网全资子公司收购世纪佳缘,佳缘成为百合子公司; 2017 年 11 月,珍爱网控制权被太盟亚洲资本收购; 2018 年 5 月,郭广昌 40 亿收购百合70%股权,成为实际控制人。

由此,觊觎婚恋市场的后起之秀们有了趁虚而入的时机,沉沉浮浮间,新戏开场了。

02、不同的包装,相同的套路

直播和短视频的兴起,给了在线婚恋社交平台新的灵感。

黑马不断涌现。直播相亲软件“伊对”在 2019 年末迅速蹿红,顺利斩获千万美元级的A+融资,其 19 年 5 月营收达到 6000 万元,全年预计总收入达 10 亿元,亮眼的成绩背后,也让“直播+相亲”这一模式为大众所熟知。

婚恋这块蛋糕虽难吃透但着实“钱景”诱人。 2019 年,我国互联网婚恋交友行业规模达到了57. 4 亿元,网络婚恋市场在整体婚恋市场中渗透率更上升至54.4%,预计到 2021 年,互联网婚恋市场总营收或超 70 亿元,渗透率将进一步提升。

▲图:艾瑞咨询

虽然并不能完全解决骗子的问题,但相比过去婚恋平台图片+视频的相亲模式,直播平台没有滤镜美颜,交流更为真实,因正击“痛点”而受到热捧。

风口之下,老牌直播平台陌陌直播,老牌相亲平台珍爱、百合等相继开放了相亲直播板块,而珍婚APP、小红绳APP等产品也纷纷杀入,婚恋社交赛道被挤得水泄不通。

目前市场上多数相亲直播产品,普遍引入“红娘机制”,通常采用三种模式:

一种是一两名红娘主持人、多名男女嘉宾的多人“非诚勿扰”,其他用户也可进入相亲房间围观,期间用户可以发表评论、赠送礼物,房间人数多达数百人;

一种是红娘、男女嘉宾的 3 人视频相亲,其他用户不可进入相亲房间观看整个相亲过程;还有一种是私密相亲,需要申请才能进入。

▲左:三人相亲 右:七人相亲

看到这里,各位有没有闻到一丝丝熟悉的味道?这种看似成本更低、机会更高的新模式,深究之下,内里还是一样的配方,甚至套路更胜从前。

和动辄数千上万元的会员相比,直播相亲平台的初级入门费用,看起来“便宜”很多,但这不过是开胃点心,重头都在后面。

普通围观只需 2 元/小时,如果遇见合意的女嘉宾,则可申请上麦。一旦上麦后,男性用户则成了被督促送礼的重点对象,红娘会以表白为由让其送礼,礼物档次明码标价,从 5 元至 2888 元不等,送得越贵,代表心越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