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援助41家医院,77名互联网产品经理的抗疫纪实

  • 时间:
  • 浏览:391
  • 来源:MIP建站系统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石 灿,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除夕夜,马力一边看春晚,一边刷手机,不断涌来的武汉疫情消息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他是互联网公司“知群”的CEO,也是知乎上拥有67. 9 万关注者的超级大V。他在互联网圈子里人脉甚广,与很多互联网公司的中高层关系很好。

当晚与他心情类似的人有很多。曹大鹏在新浪、百度等互联网公司任过职,曾联合创办图片社交App nice(现转型球鞋潮牌转卖平台)。他在朋友圈看到一条信息,是他一个湖北籍朋友发的疫情一线医院动态,称一线医院的情况非常艰难。

他还在社交媒体看到,有些医院由于物资匮乏,医生基本处于“裸奔”状态,防护服、护目镜等防护设备都没有;有医院专门让一个医生负责每天在外面寻找物资,以解燃眉之急。一边是欢乐,一边是疫情袭人,曹大鹏的心情糟糕透了。

曹大鹏和马力都是互联网圈子里知名的产品经理,他们共同在一个叫“Yo! 海均的朋友圈”的群里。很多关于春晚和武汉疫情的信息汇集到“Yo群”——医生的年夜饭是泡面,一个医生在病房泪流不止。

群成员看到武汉一线医生的事情,很动容,又很无力。曹大鹏看到大家的情绪被点燃了,如果只是隔岸观火,他们内心过意不去,必须要做点什么。

即刻组队

很多信息在那一天挤压在一起。曹大鹏在Yo 群里看到子雄说他有一个朋友在武汉江夏区中医医院任职,并对外发出了求助信号。这一信息传递到“Yo群”,人们开始响应,大家讨论,用什么方式去帮助他们。

此时,大家的目标还比较笼统,捐款成了首选方式。严格来说,大家也不知道怎么去弄口罩、防护服和护目镜之类的物资。

“Yo群”的本质是产品经理朋友圈,曹大鹏觉得在里面过分讨论救援的事情不太合适,他拉了几个人,组建了一个新群,取名叫“支援武汉”,专门进行募捐沟通,把二维码丢到“Yo群”。很快, 20 多人加进来,人数在 3 天内增加到 77 人。

以下为“ 77 公益团队”的成员名单:

大鹏

丁晨

黄海均

马力

子雄

小奥Oscar

柳言语

albert

keith

大力Summer

江洋

Zhibai

少楠

穆裔坤

PS

刘颖博

WebLeOn

刘飞

判官

showe

xklxkl

孙琦

Aray

Doris

谢文斌

葫芦娃

李三科

李奇

罗X

永昊

舒克

yusen

伊底

Wei Hai

高欣艺

hidecloud

冰冰陈

王海波

adzukibean

吴宁

陈逸菲

崔怀舟

yaping

宫一柳

琉森

nonono

alai

付国立

凡禹

沈振宁

tbag

chaosRED

远聘 Koji

大头

李翔浩

伊卡洛斯之翼

陈拓

Annabelle

肖蔷

超载机

何义

whshang

亦小彤

李婧Amy

王小硕

黄侔

曲卉

陈高兴

马德龙

water

刘炯

绯火

麦克船长

Fay

吴智宁

Sat

卫诗婕、张卿@垂衣

文本框中是“ 77 公益团队”的成员名单

支援武汉志愿者群友:大鹏、丁晨、黄海均、马力、子雄、小奥Oscar、柳言语、albert、藤、keith、大力Summer、江洋、Zhibai、少楠、穆裔坤、PS、刘颖博、WebLeOn、刘飞、判官、showe、xklxkl、麦克船长、伊卡洛斯之翼、葫芦娃、nononono。他们负责医院对接沟通,物资寻找鉴定,采买发货。

他们都是拥有十多年从业经历的产品经理、设计师、程序员、创作者、公司创始人等等,他们有的人自己在创业,有的人在阿里、腾讯、字节跳动、陌陌等一线互联网公司任职。现在人数还在增长,产品经理已经成为他们这个群体的代号。

他们继续在“Yo群”和“支援武汉”群里讨论怎么支援武汉疫情。但大家在群里你一嘴,我一语,效率很低。那帮人全部是互联网从业者,非常讲究效率。

作业帮的产品架构师小奥提议,要不开个电话会议来讨论这件事吧:“别抱怨,对个体来说,保持高度冷静才有帮助。”

然后他在除夕夜 23:30 发起了一个群内语音通话,结束后总结“我建议我们尽绵薄之力,为几个地方进行物资捐献,统筹和准备工作相对好开展。”

这个纯民间自发的公益组织成立。

1 月 25 日,大年初一的凌晨,“Yo群”群主、职人社创始人黄海均开始召集募捐——首期只在 Yo! 群内部募捐,没有对外。很快,一笔共计 86700 元的公益款项诞生。

但是,另一个问题又来了,这笔钱往哪儿捐呢?

黄海均他们刚好看到武汉大学北京校友会发出倡议,也提供了武汉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的捐款账户。他们做了评估,最后决定把第一批募资的 86700 元捐给了武汉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

单据证明

捐完之后,他们在想,向他们求助的那几家医院和医生怎么办,自己还能做些什么?这时,产品经理的特质显现出来了。他们顺藤摸瓜,梳理整个捐款流程后发现,钱捐出去了,怎么购买物资?物资有了,通过什么渠道送达医院?

很多公益组织收到捐款后,也会遇到物资收集和物资分发的问题。马力说,他们很快意识到,“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即便你花了钱,也不一定能搞定那些物资。”

他们认为要解决两个核心问题:1、很多容易被忽略的医院缺乏物资,他们怎么办?2、因为时间紧迫等原因,国家统筹的物资未必能立刻分发给医院,他们怎么办?

一个共识立马产生:国家统筹的物资抵达医院之前,他们要帮助医院,在这几天内应急,避免更多医护人员被感染。他们决定用互联网产品思维去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的本质是在解决分发问题,让正确的物资到正确的地方。分发本身是有成本的,高效的分发和收集物资同等重要,我们在互联网产品中对此有丰富的经验。两种并行的模式,一种像京东自营店,我们只对那几家医院负责,通过自己采购、搞定物流等等,给那几家医院提供目前所需的护目镜、口罩等等;另一种是输出能力,为其他朋友分享信息和渠道,让别人也有能力一起帮助医院。”马力说,他们没办法帮助所有医院,便采取了定点帮扶的模式。

很快,曹大鹏再次把事情统筹起来,拉上群里所有人逐一分工。他们有的在美国、有的在北京、有的在湖北、有的在浙江……布满全球,云办公正式开启。

“哭了!!”

曹大鹏太忙了,很多事情是发生之后才知道的。

大年初一早上他醒来刷群信息,他在“支援武汉”群里看到一条来自凌晨 3 点 59 分的消息:“刚读完了美国疾病管制和预防中心(CDC),关于SARS,埃博拉的医疗个人保护设备指南文档,以及美国国家职业安全与健康研究所(NIOSH)的几个文档。我们之前挑选的所有眼镜都能符合要求,包括最早@小奥oscar选择的眼镜。”

子雄熬夜研究口罩等物资知识 

发布这条信息的人叫子雄,所思科技 CEO,曾是锤子科技的设计总监,他平时就喜欢研究口罩,对口罩十分了解,是整个公益团队物资购买的核心。

“只要是全遮挡,隐蔽遮挡通风都可以。”子雄说,CDC还建议买一些防喷面口罩一起佩戴,查了一下,那种防止家庭主妇油炸飞溅的面罩就行,明早我和医院再确认下,如果没问题我们就开始行动。

子雄从前一天晚上就开始研究口罩了,曹大鹏第二天早上看到子雄的信息,“我被他(的专业、敬业和全力以赴)感染了。”

最初,曹大鹏觉得 77 人公益组织就是一个松散的随机性团队,大概率搞不起来,也做不成什么事。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帮人没做过多交流,在无形中众志成城,一心向鄂。

第一天,他们就将 500 只护目镜( 77 人捐赠)、 2 万套口罩(外部资助)发送到武汉江夏区中医医院。

“咱们的眼镜,戴上了”。志愿者成员 Keith (李武泽)发来一张前方的照片,配上文字。Keith 是品快的创始人、前微信产品经理,是他找到了第一批护目镜的货源。这几天他到处寻找货源,找到了不少靠谱的渠道。

“哭了!!”曹大鹏激动坏了,在对接群里发了条信息。他泪目是“因为终于看到我们做的这么一点微薄的事情,能够影响到那么一两个医生甚至一两个医院,我觉得我们做这件事真的值了。”

大家看到这一幕很感动 

子雄直到将 500 个护目镜寄出去后,才决定“我去休息一会儿了。”

所有人忙到不行的那几天,正值一年中难得陪伴家人的时刻。马力接受访谈时,家人正催促他赶紧出门赶路;曹大鹏的小孩在他身边玩耍,他正盯着手机,好在他家人支持他这么做;志愿者“判官”在家里忙着对接各种外部资源,基本没时间出门;初四早上,身为CTO现在兼任财务的小藤出去买菜,只买到了三根葱,下午再去买菜时,希望能买到其他菜品,晚上做顿好吃的。

穆裔坤是 SPAX 的创始人,他一边要陪家人,一边忙自己工作,还要到处为大家找货源、拉资源。Albert 是音遇的创始人,他和他的同事们都在到处找货,还有对接各种合作方。丁晨是一家知名公司的高管,联合创立过上市公司,大家都叫他丁叔,现在他又多了采购和商务合作的工作职责。

作为公司的 CEO 和高管,他们将自己的产品能力和商务能力都发挥出来,很多资源的获得和他们的努力密不可分。他们只是这群人中的几个缩影。

最难的那天发生在大年初三。全国确认肺炎病例人数达 2700 例,井喷式增长的数据让所有人痛心疾首。而另外一个信息在当天凌晨 4 点传到国内——世界知名球星科比·布莱恩特坠机身亡。

“科比的新闻对我打击非常大。”曹大鹏伤心极了,早上醒来,收到的全是坏消息。

科比是他的体育精神偶像,也是他的一种信仰。那天,他担心自己承受不了那么多负面信息引起的负面情绪,强行关闭一会儿手机,让自己静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确定“业务线”

在另一条线上,人们继续推进工作,原先确定的群名“支援武汉”已经改为“支援湖北”,整个公益行动从 1 月 25 日的项目“模型”变成可顺利推进的“创业事件”。

黄海均说,第一批护目镜在大年初二中午送到了武汉市江夏区中医院的医生手上。这样一来,他们就算是跑通了 MVP。接下来要找到标准化流程(SOP),让这个模式跑得更快、更多。

77 人公益小组全部来自互联网行业,他们像平时推进项目一样,制作多个在线文档更新所有信息,表格里有需求端栏目、有供给端栏目、有主要对接负责人、有发货状态信息,每一步都十分流程化。关注数据,将业务尽可能量化,事前评估、事中追踪、事后复盘,也是互联网人做事的好习惯。

初一那天,所有人都想参与其中,但一团乱,毫无章法。这帮在互联网战场身经百战的人执行力非常强,不允许这种情况存在太久,他们立即商榷,最终确定了三条“业务线”。

第一条线,安排专门的人去采购物资。有些志愿者所在公司很早就购买了不少口罩,他们决定把那些物资都汇集起来。也有与别人抢货的情况出现,有些人想靠高价售卖口罩赚钱,采购的志愿者就去帮人把物资抢过来。

第二条线,寻找合适的医院,把物资分发出去。这个组的志愿者在各大社群、各大平台发布信息,不少医院都是通过亲戚朋友连接上的。他们在各大平台发布的公益信息也吸引了一些湖北地区的医务人员。

第三条线,负责与其他同类型的民间公益组织互换信息和资源,同步最新情况给其他人,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刘少楠是丁香医生的首席产品架构师,他在团队里建立了一个具体的对接流程:

一、前期需求对接

1、有需求的医院对接给资源端负责人曹大鹏,他在“医生端”的群里提出需求,成员跟上对接需求。

2、组建医院对接群,对接同学修改群名为「xxx 医院 by YO!」,然后进行医院信息收集。

3、所有信息收集完成后,标记为黄色,方便曹大鹏甄别对接。

二、后期发货对接

1、大力会日常从医院需求表里面判断什么医院需要什么样的物资。确认医院物资之后,在“物资医院发货群”中@相关医院对接同学,告知具体的品类、数量。

2、相关医院对接同学再次对应医院check需求数量、标准、物流情况,确认后在“物资医院发货群”中@大力 ,并提供医院的信息、收件人、物流要求等。

3、发货后,请在“物资医院发货群”同步物流动态(如订单号等信息),交给对应的对接同学,由对接同学同步至相关医院对接群。

4、医生收到货之后要求医生真人和货物拍照,完成最终check,并由对接同学同步到“物资医院发货群”。

大力是一家创业公司的CTO,从北京大学、斯坦福大学毕业,家里父母是医生,她已经好几天没好好睡觉了。

在团队里,她负责医院对接、物资分配,总能很好平衡好各家医院的需求,并且不断做算法调优。和她共事过的人都知道,她能把人事关系处理得很好,她一个人一天完成了数十家医院物资分配的沟通的工作。

“第二个成功的case” ,激动之处,产品经理的口头语都说出来了

此外,刘少楠还制定了详细的询问流程:

医院提问懒人包(还有援助队版本提问懒人版,问题与医院提问懒人版基本一致):

1、是哪家医院?医院等级?(援助队版本:是来自哪家医院?去援助哪里?)

2、对接人名字、科室、职务、电话。

3、设备管理科的科室负责人电话、微信。

4、您医院每天有多少会在一线接触新冠相关病人的医护人员在岗?

5、您这边是前置初筛医院,还是重症转移医院。住院的疑似病例数和确诊数量。

6、您这边目前有没有N95 口罩,库存量;有没有防护眼镜,库存量。

7、是否接受非械号 GB19083- 2010 的N95 口罩。比如韩国的KF94 口罩。

8、下一批自筹或国家物资什么时候可以到?

9、对物流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嘛?(比如是否要通行证、指定快递公司)

10、收货地址是什么?

11、可否提供带公章的物资需求函。

“制定SOP(标准作业程序,就是将某一事件的标准操作步骤和要求以统一的格式描述出来,用来指导和规范日常的工作),是因为想保证这些医疗器械能顺利抵达一线。”小藤在公益小组里担任财务,她说,我们不希望我们白用功,也不希望我们寄出去的医疗器械有假货。

特殊时期,所有信息在社交媒体爆炸,他们对接上了在武汉一线的一家媒体,促成了一个战线联动机制:前线媒体将医院需求提供到公益小组,小组在后方消化需求,寻找物资,通过物流发放给一线医院。

1 月 27 日,医院需求端井喷,他们不分昼夜。